透码论坛
搜索
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

湯素蘭:對我們而言 文學到底有什么用

2019-08-16 11:02:43
來源:解放日報
責任編輯:芃芃

原標題:對我們而言 文學到底有什么用

不久前,著名兒童文學作家、湖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湯素蘭來到“齊魯大講壇”,以“文學的力量”為題,講述在經濟飛速發展的當下,文學之于我們的意義。

我們都是“吃”故事長大的

在北京的中國現代文學館門前有一塊石頭,上面刻著巴金先生的一段話:“我們有一個豐富的文學寶庫,那就是多少代作家留下的杰作,他們教育我們,鼓勵我們,讓我們做得更好、更善良、更純潔、對別人更有用。文學的目的是使人變得更好。”

我想,這就是為什么在經濟飛速發展的當下,還會有那么多人愿意去閱讀文學作品,還會有那么多作家愿意從事寫作的原因。

文學為什么會讓我們變得更好?因為作家是會講故事的人。故事像面包一樣,我們吃了面包會長身體,而我們“吃”了故事則會增長智慧。從很小的時候開始,我們就聽故事,并沉浸其中,是故事哺育了我們,讓我們弄懂了這個世界。在建構世界的過程中,故事也建構了作為其中的存在者的我們,然后我們開始講述自己的故事,通過故事塑造出一個自我。所以,我們都是“吃”故事長大的。

在很小的時候,家長告訴你不要說謊,你可能記不住這句話,但當家長告訴你《狼來了》的故事時,你一下子就記住了。而故事如何塑造了我們自己呢?有一部文學作品很形象地說明了這個問題,那就是《一千零一夜》。故事說的是有一個非常殘暴的國王,每天晚上要殺一個姑娘。后來,一個勇敢的女孩進了王宮,每天晚上給國王講故事,而每當講到故事最精彩的時候正好天亮了,國王想知道故事的結局,得第二天晚上繼續聽。就這樣,她一直講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。這些故事都是懲惡揚善的故事,最后國王被感化了,娶了這個姑娘做他的王后。《一千零一夜》是阿拉伯民間故事的全集,而民間故事正是代表了我們人類自身、我們集體的一種道德和情感。其實這個故事就是告訴我們,文學可以塑造我們的文化,文學可以塑造我們自己。

觀察就是“眼睛的采訪”

我想說說文學的“七種力量”。

文學的第一種力量,是讓我們擁有一雙能夠發現美的眼睛。有這樣一句耳熟能詳的話:“生活中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。”文學作品正是作家用自己的眼睛發現這個世界,然后再把這些發現寫出來。作家格非說過,作家就是觀察者。當然,這個觀察者要有足夠的敏感性,需要有一定的學識,也需要有自己的思想。

當你學會了像作家那樣觀察時,你也就有了一雙發現這個世界的慧眼。觀察應該是有目的的、有計劃的、有方向的,也是比較持久的。所以,我們把觀察叫作“眼睛的采訪”。

比如,一位小學四年級的小朋友這樣寫《躲貓貓》:“太陽,是我們的好朋友,我們和他一起躲貓貓。晴天的時候,我們躲他,陰天的時候,他躲我們。雨天的時候,噓,我們都躲了起來。”這是小朋友對世界的發現,對人和太陽之間關系的一種發現。

每家門前都有一個鞋墊,我們通常回到家的第一個動作就是脫鞋。但是,有一位臺灣作家卻發現了鞋墊的“秘密”。他寫道:“我回家把鞋脫下,姐姐回家把鞋脫下,哥哥、爸爸回家也都把鞋脫下。大大小小的鞋是一家人,依偎在一起,說這一天的見聞。大大小小的鞋,就像大大小小的船,回到安靜的港灣,享受家的溫暖。”作家用他的眼睛發現,門前的鞋其實就是一家人。所以,文學讓我們擁有一雙發現美的眼睛,有了對生活的發現,你才能用心去感受。沒有了發現,生活是索然無味的;而你有了發現,生活就變得充滿滋味。

要有一雙善于發現的眼睛,一定要有好奇心,所以,像孩子那樣保持好奇心是極其重要的。任溶溶先生今年已經96歲了,他曾經寫過一首詩《狗叫》,寫他到香港講學時的經歷。“我對門是一排別墅,偶然一聲狗叫: !猛一下子到處狗叫,從別墅這頭到那頭。難道對門家家養狗?我忍不住往外瞅瞅。不不,養狗的只有一家,其他叫的,是小朋友。你看他們伸長脖子,大叫特叫,把狗來逗。他們越叫越是來勁,汪汪汪汪, !大家倒是看看那狗,它好奇地側轉了頭,干脆靜下來‘聽’熱鬧,豎起耳朵,閉上了口。”任溶溶先生教會了我們要有好奇心,才能發現生活的豐富多彩。

在書里讀到新鮮的想象

文學的第二種力量,是它可以激發我們的想象力和創造力。

想象力是五官之外的第六感官,想象是人在以往認識的基礎上創造形象的心理過程。有想象力的人,就有創造力。但想象不是無中生有的,閱讀是最好的方式,尤其是文學閱讀,能夠激發我們的想象力和創造力。

我是一個童話作家,大家經常問我:為什么你有那么豐富的想象力?因為我喜歡閱讀,我在書里讀到那些新鮮的想象,就經常會思考作者是怎么想出來的,然后我會去學習。而且,我特別愛做“白日夢”,我的很多童話故事都是做“白日夢”時想象出來的。

比如,去年一位東北的朋友給我寄來了榛子。我一邊吃一邊想:要是有一天我的牙都掉光了,我該怎么吃榛子?我想這個世界上最愛吃榛子的就是松鼠了,如果我朋友給我寄榛子時,同時快遞來一只松鼠,當我打開箱子,一只松鼠從里面跳出來幫我剝榛子,那該多好啊。后來我根據這個想象寫了一篇童話故事。

這是一位小學四年級小朋友寫的《鋸春風》:“春天,我在家里種鳳仙花。種子,那么小,過了幾天,小種子長出了小苗,葉子的邊緣長著鋸齒。原來小苗用自己的鋸子把大風鋸成了小小的春風。”讀了這篇短文,我每次看到鳳仙花,都會想到那些葉子上的鋸齒。

在我看來,想象力的來源其實有三個,第一是書籍,第二是生活,第三是大自然。而文學閱讀是激發想象力、創造力的一個重要來源。

閱讀讓心靈得到熏陶

文學的第三種力量,是能讓我們的心靈更加豐富。

我們人類的生命長度都差不多,哪怕科學技術再發達,人類的預期壽命也不過150歲。但是,人的心靈寬度是無限的,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擁有一個非常豐富的心靈世界。通過閱讀文學作品,通過閱讀別人的故事,我們恰恰可以豐富自己的精神世界。

閱讀是讓心靈得到熏陶的過程。什么叫熏陶?熏陶是一個接觸的過程,是被一種思想、品行或習慣所濡染而漸趨同化的過程。我們在書里會尋找到很多共鳴。

曾經有一個9歲的小朋友讀了安徒生的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后寫了一首小詩,當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次比賽中獲得了大獎,題目叫《別問我這是為什么》。詩里寫道:“媽媽給我兩塊蛋糕,我悄悄地留下一塊,你別問這是為了什么。爸爸給我穿上棉衣,我一定不把它弄破,你別問這是為了什么。哥哥給我一盒歌片,我選出了最美的一頁,你別問這是為了什么。晚上我把它們放到床頭邊,讓夢趕快飛出我的被窩,你別問這是為了什么。我要把蛋糕送給她吃,把棉衣送給她去擋風雪,再和她一起唱那最美麗的歌。你想知道她是誰嗎?請你去問問安徒生爺爺,她就是賣火柴的小姐姐。”

閱讀,讓我們的心變得更加柔軟,更有同情心、更有愛心,讓我們的心靈世界變得更加豐富。

好的故事會讓我們反省

文學的第四種力量,是能讓我們獲得智慧。智慧和知識是完全不一樣的,有的人有很多知識,卻沒有多少智慧。

作家沈從文先生的墓非常樸素,只有一塊小小的石頭,石頭上刻著這么幾個字:“照我思索能理解我,照我思索可認識人。”也就是說,像他一樣思考,可以認識自我,也可以認識他人。所以,在閱讀的過程中,我們可以學會認識世界、認識生活,獲得智慧。

有一個故事叫《愛心樹》,講的是一個男孩和一棵樹的故事。一個男孩和一棵樹是特別好的朋友,男孩和樹一起慢慢長大。男孩要到遠方去,樹有什么可以給男孩呢?樹說,你把我的果子拿走吧。于是男孩摘下了所有的果子。男孩需要房子,樹說,你把我的樹枝都拿走吧,于是男孩用樹枝建了房子。男孩想到更遠的地方去,離開故鄉。樹說,你用我的樹干做一艘船吧。于是男孩拿走了樹干。多年以后男孩回來了,回到了樹的身邊。樹說,我已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給你了,我只有一個樹墩子,你可以坐下來。男孩說,我也不需要什么,我恰恰需要一個樹墩坐下來休息。

在閱讀這個故事的過程中,我們是否會不斷問自己:你是那個男孩還是那棵樹?對于家長、對于長輩、對于這個社會,你索取了什么?又有多少回報?這樣的故事會讓我們反省,會讓我們認識這個世界,然后探究真理和真相。

“從歧路上觀察到正路上去”

文學的第五種力量,是讓我們變得更加勇敢和正義。

我們的世界要變得更好,需要勇敢和正義,而且要敢于批判,促進變革。文學往往就有這樣的作用。雖然文學家不是歷史學家,也不是社會學家,但他們可能更敏銳地感覺到社會的變化。所以,法國作家巴爾扎克說:“教育他的時代,是每一個作家應該向自己提出的任務,否則他只是一個逗樂的人罷了。”郁達夫也說過:“善于觀察的人,雖不是神仙,雖不是預言家,但他卻能從現在觀察到將來,從歧路上觀察到正路上去。”

安妮是一個猶太女孩,她用短暫的生命寫下了《安妮日記》。所有知道她故事的人,沒有不對納粹的殘暴表示憤慨的。這就是文學的力量。

美國南北戰爭結束的時候,林肯總統說:引發這場戰爭的不是他,而是一個女人。她就是《湯姆大叔的小屋》的作者斯陀夫人。《湯姆大叔的小屋》第一次把美國黑奴的悲慘生活呈現出來,激起了很多人的憤怒,同時也激起了北方很多人對黑奴的同情。所以,好的作家總是以敏銳的洞察力捕捉時代精神,推動社會進步,甚至超越時代、預見未來。

正因為作家的作品里有這樣一種力量存在,所以它會教我們去關心社會和他人,同時學會思考,去承擔責任,改變社會。

讓我們感受語言的魅力

文學的第六種力量,是讓我們感受語言的魅力。

文學終究是語言的藝術。而我們的存在和思索,都會以語言的形式反映出來。

看上去寫作是最不需要天賦的,因為會說話就會寫作,但恰恰文學是最難的。英國作家康拉德說,一個作家“必須力求達到雕塑的造型,達到繪畫的色彩,達到最高的一種藝術,就是音樂所能激發聯想的魔力。也只有堅決徹底地致力于形式和內容的融為一體,只有毫不懈怠、永不氣餒地注意詞句的結構和音調,才能接近造型、色彩之美,才可以迫使千百年來被人隨意濫用,以致棱角磨盡、面目全非的老詞舊字,暫時在平庸的字面上閃現一下神奇聯想的光輝。”所以,文學是語言的藝術,但不是所有的語言都能成為文學。只有語言表達得夠藝術,才能成為文學。

臺灣詩人林良有一首詩叫《公共汽車》,詩是這樣寫的:“這個有輪子的藝廊,掛滿了一幅幅充滿個性的人像畫。這個巡回圖書館,裝滿了一本本人的故事。民俗學社會學現代文學,這個旅行學府為你開了好幾門課。只要繳上小小的一張申請書,你就能得到最平等的接待,成為這個鋁房子里的人。沙丁魚罐頭的想法,是錯誤的。”詩人把我們習以為常的公共汽車,用特別藝術的文字描述出來,但是一般人想不到。這就是語言的藝術。

文學能夠讓生命永恒

我認為,我們的文學寫作和藝術表達,最終是為了讓我們的生命能夠存留下來,讓生命能夠永恒,因為我們的生命注定是要消失的,但是通過優秀的文學作品,通過對生命存在意義的解讀,那些曾經存在過的生命會一直留在我們的文化中。比如明代于謙的《石灰吟》,借石灰表達了自己的人生態度:“千錘萬鑿出深山,烈火焚燒若等閑。粉骨碎身渾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間。”所以,文學的第七種力量,是讓我們的生命能夠擁有永恒的力量。

我自己寫過一個童話,叫作《長生不老的故事》,也是來自于自己對生命的感受。故事講的是三個姐妹都渴望長生不老,大姐聽說生命在于運動,就不停奔跑,最后她成了風的一部分。二姐聽說生命是靜止的,最后成了山上的化石。最小的妹妹在家里等姐姐們歸來,她就結婚生子,把大姐、二姐的故事告訴她的孫女,這樣故事代代流傳了下來。在我看來,故事才是長生不老的,因為故事代代相傳,所以他們的生命才流傳下來。

什么樣的故事最具有撼動心靈的力量?英國作家錢伯斯說,沒有哪一本教科書可以教會我們如何寫作,但是一個15歲的猶太女孩卻教會了所有人如何寫作,她就是安妮。第一,她是一個出色的講故事的人,她當年為了逃避納粹的追捕,被關在一個狹小的密室里,記錄了自己充滿恐怖的25個月的密室生活。第二,她寫自己的故事,以自己為標本來研究生命。她熱愛寫作,因為寫《安妮日記》,她忘記了恐懼,忘記了密室外面是一個多么可怕的世界。所以《安妮日記》才具有如此震撼心靈的力量。如果說故事的根是真實的生活和真切的體驗,那么故事的生命取決于作家在故事中所彰顯的生活信仰和價值觀念。

長沙有一座洗心禪寺,寺里的一位和尚寫了一首《炭火》。詩是這樣寫的:“燃燒一夜,灰燼如雪。只需一吹,熾熱如昨。誰會心上,撥灰覓火。”我相信文學也是一樣,它是一個用心靈點亮心靈的過程。

(演講 湯素蘭 整理 記者 徐蓓)

[來源:解放日報 編輯:芃芃]
精彩美圖 更多 >>

分享到

青島話題 更多 >>

深度報道 更多 >>

大家愛看

Copyright ? 2019 信網.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4028146號 新聞采編許可證:37120180021 魯公網安備:37020202000005號
手機版 | 媒體資源 | 信網傳播力 | 關于信網 | 廣告服務 | 人才招聘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透码论坛 新加坡今晚开什么特马 11选5助手新免费版 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七星彩网站资料大全 l18手机直播现场开奖结果 竞彩半全场稳赚技巧 北京时时正规吗 今天百变王牌开奖 3d选号技巧 赛车pk10冷热趋势